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联系大赛
    联系大赛人员

    在线时间:8:00-16:00

    微信公众号

    CGAIEC

    电子邮件

    cgaiec@avictc.com
  • 手机官网

    大赛移动版

    随时随地掌握大赛动态

  •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双创大赛微信公众号

媒体专访|通航大发展需实投:政府牵引 国企领投 民企跟进与创新 市场活力方能激发

2018-9-29 13:46
来自: 通航在线 收藏 邀请

本期研讨,我们有幸采访到了通航投资顾问,资深通航职业经理人李启勇,他将与大家分享对通航双创的观点与看法。


  中国通用航空产业经历了十余年的快速发展,社会各界都期盼迎来下一个十年的腾飞。而一个产业的持续发展离不开市场参与者的不断创新,更离不开创业者的不断涌现。当”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理念不断深入人心的时候,作为通航人士,我们希望“双创”这个口号不只是停留在互联网行业,它应该也可以成为通航下一轮发展的精神动力。那么通航目前的创新创业环境如何?如何为通航的双创打造更好的环境?中国通航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创新创业的平台...为了理清这些问题,通航在线发起#通航创新创业大讨论#,本期研讨,我们有幸采访到了通航投资顾问,资深通航职业经理人李启勇,他将与大家分享对通航双创的观点与看法。


  李启勇简介
 
  李启勇,优益投资总经理,通航投资顾问,资深通航职业经理人,从事通航十余年,曾任中关村蓝创通用航空产业联盟执行秘书长、金汇通航总经理、金汇通航董事长、正阳机场公司董事长、正阳集团副总裁;在进入通航领域前,曾在制造业、金融和房地产等领域担任企业高管,拥有非常丰富的跨界经营管理经验。

  记者:国家层面和行业主管部门等对通用航空的支持逐年加强,部分领域还超预期,且全国各地发展通用航空热情高涨,但为何行业具体到运营层面,形势却很严峻,对于这个现状,您是怎么看的?
李启勇:首先,虽然政策利好不假,但是从政策发布到产生实质效用需要时间。

  其次,这跟通航的产业特点有关,咱们国家通航是后发行业,在基础建设和配套方面“欠债”太多,“还债”需要一个过程。
   
  第三,归根结底还是实际投入不足的问题。别看每年全国通航热火朝天,又是买飞机,又是筹建通航,又是新建机场和产业园,又是收购国外的通航生产线等,但是全国通航一年所有的这些看似很大手笔的投入加起来跟运输航空、高铁、公路比起来,连个零头都不到,甚至随便一个地级市一年在高速公路上的投入都比通航全国所有投入还多;所以,投入不足,无法形成规模效应,无法让基础盘扎实,就无法带动行业在运营层面快速发展。
   
  第四,通航跟运输航空、高铁、高速公路一样是投入巨大且回报周期较长的行业,在这些行业的初期,往往投入大,收益暂时没那么明显,但在国家层面却具有巨大的战略价值,这种“生意”就适合央企和国企来做,而那些投入小、回报周期快、利润高的就适合民营企业去做,能激发他们的创新力,更快推进行业发展和社会进步;但现在的问题是国家和各部门密集发了很多的利好政策,吸引到的是那些嗅觉敏锐的企业,而市场嗅觉敏锐的往往以民企居多,而民企投入的规模就太小了;大型国企和地方国企加入进来的数量目前还是很少,需要国家和地方政府大力引导,但目前显然这一块的推进非常缓慢。
   
  第五,通航发展初期,需要结构性的布局,这个需要的投入很大,也只能由国家和地方政府引导国企去做,比如构建适合通航的金融支持体系(目前只是融资租赁比较成熟,其他的缺失很大),投资建设通用机场,建立低空监视系统以支持低空空域改革加快,加快各地通航产业引导基金的真正落地,建设通航人才培养的基础体系,将地方政府采购通航服务用政策固定下来(需要实实在在的投入),需要地方政府牵头培育当地通航市场等等,在这个过程里到处都是国有企业发挥关键作用的地方;一旦国企把这些初期的结构性布局做好,把这些难啃的骨头啃下来,后续通航基本盘扎实了,民企自然就会跟进,然后以他们超强的创新能力在上面创生出数不尽的新市场,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由于投资的主体是国有企业,那么在市场爆发后,实际上收益最大的也是国企,所以不吃亏。其实高铁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

  记者:经常会听到很多通航投资人、一线运营人慨叹和抱怨通航生存与发展艰难,顺便描述其他行业如何赚大钱和赚快钱,但为何他们抱怨了5-10年,也没见他们去别的行业赚钱,反而自己通航事业越做越深?结合第一个问题,谈谈您对这种从行业到个人普遍存在的这种矛盾、纠结的心态。

  李启勇:前面也说过了,目前通航还处在初期结构性布局阶段,但布局还没形成规模,通航也还没发展成为头部行业,所以这些企业在这个行业里确实比较难受,可以理解;目前很多从事通航的企业或个人是从别的行业外溢进来的,当初之所以来,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原来的行业不好做,要转行,一个是看到通航有前景,自己也喜欢,就进来了;所以,主观上不是说不想离开去别的行业赚大钱,而是客观上他们不具备离开通航的条件。首先,如果是因为原来行业不好做转行的,那么现在也没有回去的必要;其次,已经在通航投了那么多钱和精力,还有团队,不可能说转行就转,而且转行对于一个企业来说往往就是生死存亡的决策,没那么容易;再则,离开了原来的行业那么久了,行业资源、团队、知识、认知等都跟原来的行业不匹配了,回去了也很难发展。

  所以,既然已经在通航里做了这么多年了,就不要有这种不好的心态,与其如此纠结,不如潜心研究自己的技术和商业模式,努力在一个点上实现创新突破,反而会找到发展的机会。

  记者:虽然目前通用航空的发展态势非常的复杂,但我们也看到在通航选择创业的人依然非常的多,并且有一些机构单位也在举办通航创新创业赛事活动,这种现象对行业发展来说意味着什么?

  李启勇:虽然行业发展初期有很多困难和问题,但是大家还有很高的创业热情说明大家对行业前景还是看到的,这种对未来保有的希望是非常宝贵的“革命火种”,非常需要大家的呵护,而举办通航双创赛事就是一种非常好的呵护,所以大家都应该支持这种活动。前面我们说政策加强的同时,基础投入要加大,人才要培养,氛围更要创造,因此这类赛事的举办应该得到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而且最好有专业的团队来操盘,把它办成可持续的系列赛事与活动,支持和鼓励更多的项目。如果这些赛事通过几届的运作能够实现市场化,不同的赛事之间形成良性竞争,那是最好的局面。

  记者:在当前通用航空业改革处于深水区的复杂形势下,2018中国通用航空创新创业大赛刚起步时就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支持。对此,您如何评价?您如何看待本次大赛的作用意义?

  李启勇:在目前的行业阶段,通航创新创业是“星星之火”,要成“燎原之势”是非常需要鼓励的。本次大赛是一次非常好的通航项目的展示平台和吸引资金的方式,更有意义的是让行业外面的资金,特别是金融基本和风投等看到和接触通航的创新项目,非常重要,值得用心去打造这样一个平台。所以,鼓励一些大企业积极参与,可以考虑加大奖励力度,特别是对于真正有创新的项目增加奖金额度,让产业基金和孵化器真正去扶持它,还可以联合地方政府、产业园、行业协会一起为参赛项目提供更多的综合性落地服务。通过这次大赛,要给全社会传递一个概念就是想要收获通航发展的成果,不能等待,不能只想坐收渔利,而是要一开始参与孵化,对小苗子要培养,要帮助成长;所以大赛应该鼓励各种机构、单位和企业参与,鼓励政府一起参与,还要表彰他们的参与,肯定他们的帮助。

  记者:您在通航运营一线有很长时间的工作经验,也在资本领域有很多的研究,您觉得目前通航的创新创业在哪些领域会比较有前景,更受资本的欢迎?或者说您希望这次大赛会让哪些您期待的项目浮出水面?

  李启勇:我国通航起步晚,等我们开始要发展了,发现通航短途运输和包机飞行已经被高铁、高速公路和运输航空挤压得没什么发展空间,也就是说通航的交通属性发挥不出来;然后通航还有工具属性,比如可以干工农作业之类的,但是没想到不到10年光景,无人机已经全面崛起,并加速在替代有人机,也就是说传统的通航在工具属性领域的创新创业空间被无情挤压。但是,这并不是说通航没有机会,类似飞行汽车、空中自动驾驶、电动航空、新能源航空器、5G和人工智能+无人机+有人机等,都跟航空发到国家几乎处于同等发展水平,是我们弯道超车的好机会。但是很可惜,这些目前在国内没有一个全国性的基础布局,国家和国有企业以及地方政府没有提前布局,无论是技术、产业还是智库和人才方面都没有布局,目前只是民营企业自己在零星做一些探索和尝试,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我希望这次大赛能够找出一些藏于民间的这种具备“弯道超车”潜质的项目,让全社会都看看,如果能引发讨论或启迪社会认知,这个对于后续全国在此领域的结构性布局将具有历史意义。

  记者:无论通航创新创业的氛围如何,我们必须要面对的一个现实是:对于通航项目,目前还是产业资本比较热衷,但是金融资本和VC之类的还是很少关注。不过这一次破天荒的出现了45家金融资本参与到这个比赛中,不乏像真格基金、软银、IDG之类,您对这个现象怎么看?

  李启勇:我国的通航目前还没有在金融方面进行结构性布局,因此通航要像其他行业的项目那样获得融资是非常困难的。虽然各通航产业园都号称自己有产业引导基金,但是由于招商困难,缺乏项目,加上缺乏懂通航的基金管理(顾问)团队,使得很多引导基金形同虚设。所以,更别指望逐利性非常强的金融资本和VC了。这次大赛之所以能吸引这多的金融资本和VC一起参与,主要是航空工业和中航信托在主导,这样应证了我前面的观点,就是在初期结构性布局时,国有企业和国资要领头,才能产生对行业外资本的号召力。因此,这个大赛不但要办好,还要持续办下去,把外面的资本吸引进来,把好项目挖出来,尽快形成一个生态圈。

  记者:都说做通航要耐得住寂寞,很多大老板,确实耐着寂寞坚持了五年、十年,他们都是聪明人,是不是他们看到了通航的某种大家都没看懂的未来希望呢?

  李启勇:前面说过了每个企业的转行都是生死决断,何况通航是大资金和大规模投入,要改很难。但是,通航的创新也是有机会。比如5年前没有人会想到直升机医疗救援能做出今天的市场局面,而且目前中国的直升机医疗救援模式非常具有中国特色,跟美国和欧洲都很不一样。从这个事情上看,找到一种通航应用跟大众消费能沾边,然后在空域使用上比较便利,接着深耕去做,把结构性布局做好,把规模迅速做大,形成竞争壁垒,再做大公司价值,这样离赚大钱就不远了。

  记者:互联网的发展,我们能清楚的看到,它实际上是通过技术的变革,自下而上推动了政策的演化,但是咱们通航却是一支依靠政策的改进来获得生存空间。通航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像互联网一样通过某种创新和底层的模式与技术升级来自下而上推动产业的发展呢?

  李启勇:我个人认为通航这个行业特性直接决定了它基本上没有可能自下而上推动行业变革。互联网本来就是去中心化的,通航的发展就是需要中心化,所以截然不同。不过,如果顶层设计和底层驱动能一起进行,那也是不错的选择。每个行业都会有政策、技术、金融话语权的分配,对于互联网来说,技术的演化完全来自民间,国家和政府完全无法进行预判,所以金融就跟着技术走,倒逼政策跟进,实现自下而上的繁荣。而通航恰恰相反,国家和地方政府是政策和金融资源的掌控者,只有技术部分在民间发展,但是力量薄弱。因此,这个也进一步佐证了我前面的观点,国家和地方政府要在政策上支持,产业是布局,资金上投入,并引导国企和大型机构参与投资和通航基础建设,奠定基础盘,进而吸引民企纷纷加入,通过民企的创新活力全面激发产业的繁荣与发展。

  行业的发展需要改革创新,创新的突破要落地需要靠创业,基于此,为深入贯彻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通用航空业发展的指导意见》精神,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由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发起,联合国内权威学术及科研单位、相关政府机构、行业领军企业、知名投资机构,共同创办“中国通用航空创新创业大赛”。首届大赛已于2018年8月2日正式启动,海选报名截止日期仅剩12天,现诚挚邀请社会各界创新创业人士把握机会,踊跃报名参与。